人类如何进化的?《先祖-人类奥德赛》奇葩中透着严肃

【Gamelook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报道/作为与人类外表相近、且具备一定情感的生物,猩猩长久以来都是人们进行艺术创作的对象。譬如由小说改编的电影《猩球崛起》中的凯撒,以及早在19世纪30年代就登上过大荧幕的巨型猩猩“金刚”,它们都与人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却也因着羁绊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令人惋惜。

当然,这些故事描述的都是人类眼中的猩猩,但如果人变回猩猩,又会有怎样的故事?

或许是受到影视作品的启发,一款以猿人为主角的游戏诞生了。

由Panache Digital Games开发的《先祖:人类奥德赛(Ancestors: The Humankind Odyssey)》是一款第三人称动作游戏。玩家将在游戏中展开一段人类进化之旅,并率领族群在史前大地上生存繁衍。本作将于今年8月27日率先登陆Epic游戏商店,限时独占1年,随后在12月登陆Xbox One和PS4平台。

游戏中文宣传片:

或许是因为题材太过“亮眼”的原因,这款游戏自2018年正式亮相后就备受关注,国内媒体也纷纷对其进行报道,一些玩家还编起了段子。

“刺客信条:启猿奥德赛”、“猴子模拟器”

但实际上,很多玩家编的段子都犯了张冠李戴的错误,怎么回事?

和育碧无关,猩猩、猴子傻傻分不清

首先,由于部分国内媒体的报道中将游戏开发工作室的创始人Patrice Désilets称为《刺客信条》系列的创意总监,使得许多玩家还以为这是《刺客信条》系列的新作。甚至有玩家调侃道,继古埃及、希腊之后,育碧开始打起原始人的主意了。

然而实际上,本作的制作人Patrice Desilets确实是名义上的《刺客信条》之父,但他早在《刺客信条:兄弟会》的开发过程中就离开了育碧。传闻中,他还与育碧有不小的恩怨纠葛,包括后来的官司等等。在2016年的一次采访中他还表示:“从2012年后我就再也没玩过育碧的游戏,《刺客信条3》我就玩了两个小时,就这样。”

所以,这部作品和育碧以及《刺客信条》几乎没有任何关系。

其次,许多玩家将本作戏称为“底特律:变猴”、“猴子模拟器”、“爬树模拟器”……总之,就是跟猴子脱不了干系。但实际上,本作的背景设定在距今1000万到200万年前之间的八百万年,而人类的祖先古猿和猴子分野的时间大概在3000多万年前。

也就是说,在与人的亲缘关系上,猴比猿要远得多。因此,用猴子来称呼游戏中的主人公是完全错误的。

与玩家漫不经心的调侃相比,本作想表达的内容则要严肃非常多。实际上,《先祖:人类奥德赛》的主旨是让玩家体验猿人长达数百万年的进化史。期间,有关生存、进化、战胜恐惧、被死亡扑倒等挥洒着献血的故事不停地在重复上演,残酷却又无可奈何。

硬核生存玩法:回到过去当猩猩王

活下去,是《先祖:人类奥德赛》游戏的第一要义。

据制作人表示,本作没有通常意义上固定的主线和结局。最开始玩家将带领16人的小部落展开冒险,生存还是死亡都在一念之间,一切全由玩家自己决定。原始的环境,处处充满了危机。

E3实际试玩视频:

最基础的危险,就包括“穿梭于树林间,却不小心跌断腿”,之后角色移动的时候就会一瘸一拐,如果此时遇到野兽几乎只能认命;除此之外,森林中还有毒蛇、猛兽、恶鸟等等,估计把贝爷放到这里来都无福消受。

除了生存危机外,吃喝拉撒睡等生活问题也需要玩家细心管理。比如,猿类可以吃浆果,但是换成鸟蛋就不行了。因为那时猿类体内还没有可以消化鸟蛋的酶,吃了就会生病。甚至于制作人表示,除了水是健康的以外,大部分吃的东西都需要谨慎对待。

除了吃喝以外,作为领袖玩家还必须努力照顾、保护同类。譬如官方的新手教程任务就是寻找一只猿宝宝,他的母亲被恶鸟杀了,留他一人独自在森林深处无助地啜泣着。除此以外,玩家还要帮其他猿类打理毛发、交流情感,提高好感度,以及动手为猿们打造一张睡觉用的叶子床。

部落的繁衍也是玩家的重任。在本作品中,玩家有时要站在上帝视角来匹配情侣,有时又要在先头与凶暴的野生动物战斗。总之,为了让同伴们活下去而竭尽全力,这就是玩家的任务。

当群落发展到一定程度时,舒适区的资源不足以支撑后续的发展,玩家也必须进入危险区域中寻找机会以及新的栖身地。

某种程度上讲,游戏中描绘的一切,和现代社会也高度相似。想要生存的更好,人就必须迎难而上,只不过人类先祖面对的危机总是性命相关。

当然,在游戏世界里,付出至少也将获得相应的回报。

为了提高沉浸感,游戏采用了最新潮的“探索模式”,即游戏画面里不会有任何方案的提示或弹出窗口,也没有背包栏。此外,游戏还采用一种像脑内神经的「神经元」系统来展示进化的选项。

增加可食用的新食物,处理新的视听信息、制作工具,这些都能通过解锁或升级技能来实现。能力还可以帮助角色拓展进化选项,丰富可遗传的性格特征。

不断的遗传、进化,是猿类们冒险最重要的回报,游戏中子孙可以延续角色的进化。如前所述,在本作中将情侣进行匹配是玩家的工作,但是根据组合的不同,就会有拥有特殊能力的孩子诞生。久站、能长跑、跳跃、身躯越来越强韧,能吃的食物越来越丰富……从被食者变成捕食者,体验到人类进化的过程,这就是《先祖:人类奥德赛》。

总之,游戏的所有设计都是为了打造另类的硬核生存玩法。据了解,如果玩家愿意挑战的话,除了游戏演示中的丰茂丛林,还有更加恶劣的荒漠。

不得不说,在这款游戏中,玩家在体验人类进化的同时,应该也能领悟到蕴含在其中的哲理,一种向前的力量。

设定独一档,开发者目标宏大

在当下的游戏市场,《先祖:人类奥德赛》独一档的罕见设定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毕竟在此之前,还没有哪款游戏将目光放的如此之远,大部分开发者让玩家体验的也是已经熟练掌握了制作工具手段的原始人,譬如早年《原始人XXX》的原始人题材游戏。

但是在创新的同时,第一个吃螃蟹的也未必都能讨得了好。单是制作人说的“没有固定主线任务,活下去就是第一目的”以及强调沉浸感的探索模式玩法来看,本作就天然对玩家设置了一道门槛,能否被市场接受值得验证。

工作室创始人 Patrice Désilets

据了解,Panache Digital Games工作室成立于2015年,《先祖:人类奥德赛》只是工作室构思的「人类三部曲」中的第一部。在未来的作品中,他们希望游戏能更加贴近人类这一主题。

正如《刺客信条》系列的名言“History is our playground(历史是我们的游乐场)”,无论将来的成绩如何,《先祖:人类奥德赛》能促使玩家对过去的历史进行思考,进而体会到现代社会的珍贵,总是一件值得鼓励的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