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本子出场率最高的宝可梦,到底是什么来头?

同人本子出场率最高的宝可梦,到底是什么来头?

文/艾渴echo

如果你是一只宝可梦,你最希望被谁收服?

“那我肯定希望自己是一只催眠貘或者引梦貘人,然后被鸣依、小光或者瑟妹、玛俐这些女训练家收服……

可能你不熟悉小泉八云,对“伯奇食梦”的传说也不了解,但聊起催眠貘,我想你多半还是会对《精灵宝可梦》里那个黄黑相间的小胖子有些印象的。根据宝可梦维基的说法,催眠貘(スリープ、Drowzee)是一种中等大小的超能力属性的宝可梦,身长一米,体重32.4公斤,主体为黄但下半身为褐色,其波浪形状的分界线相当分明,具有极强的,和梦境有关的预知能力。除此之外,这小家伙手分三指,脚分两趾,又有个标志性的半长鼻子耷拉在面前,似猪似象,手感极佳,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了它的原型就是在东南亚日渐濒危的马来貘。

马来貘,奇蹄目,角型亚目,貘科貘属,中大型哺乳动物,又叫亚洲貘,印度貘,也因鼻似象,耳似犀,尾似牛,足似虎,躯似熊被当地人亲切地称为五不像。

我想就没必要多做说明了吧?虽说眉宇之间少了几分催眠貘的狡黠,但大家应该都能看出这呆头呆脑的家伙基本就是催眠貘的“真实材质换皮”版;而至于为何要赋予马来貘以强悍的预知能力嘛,从生活习性上看,我想可能是因为这家伙平时过于神秘莫测了吧,栖身河边擅长潜水,穿林爬山无所不能,又性格孤僻独来独往,还是不折不扣的夜行生物,悄咪咪地溜达到哪个老乡身边吓他一跳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然而,当你觉得这家伙胖乎乎怪有意思的,想要逮上一只“蹂躏”一番时,应该会马上发现马来貘还真是货真价实的稀有生物——这不奇怪,夜行生物嘛,视觉不怎么样但听觉嗅觉一定强得离谱;独来独往嘛,警觉性必然比其他生物强上不少;而且既然它水遁土遁样样精通,无论有什么风吹草动自然都能立马察觉及时跑路,被人认为有一定预知能力似乎也就不足为奇了。

没错,确实很牵强呀,而且这好像和梦境完全扯不上关系啊?稍安勿躁,在某种程度上,这貘和梦境的关系可是和东亚文明一样源远流长。它似乎见证了东亚诸国间的文化交流,也不可避免地充斥着文化传播中的以讹传讹,想要说清道明可着实不易。

那么从何说起呢?

不那么严谨地说,东亚地区关于“貘”的文字记录来自于我国著名的《山海经》。《山海经·西山经》曰:又西百七十里,曰南山,上多丹粟。丹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兽多猛豹,鸟多尸鸠——好像是没“貘”什么事儿,但既然《尔雅》中记载了“貘,白豹”的相关词条,那两晋时期风水学鼻祖郭璞认为“猛豹即貘豹也,貘豹、猛豹声近而转(《山海经笺疏·西山经》)”似乎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不仅如此,郭璞还进一步将貘豹描述成了“似熊,小头庳脚,黑白驳,能舐食铜铁及竹节”的神奇生物,确实和现实世界中的貘非常相似,但除了地理位置可能不太对劲外,你说这描述得其实是大熊猫好像也是合情合理,不容反驳。

只是这样看来,我们的老祖宗还真够奢侈的:及至唐朝,相传貘有驱魔辟邪之功效,又有白居易这样的Super idol肯出面代言带货,以“寝其毗辟瘟,图其形辟邪。予旧病头风,每寝息,常以小屏卫其首。适遇画工,偶令写之”诉说了这种神奇的生物“图腾”医好自己头疼中风的传奇经历,因此唐人除了流行把“貘”画在屏风上之外,还还会把所谓“貘皮”制成坐垫寝具来加强祛病效果——请问,这用得是熊猫皮的话,最多能判几个死刑?

诸位息怒,考虑到彼时白居易在《貘屏赞》中写到“貘者,象鼻犀目,牛尾虎足,生于南方山谷中”,我们不难判断出彼时的“貘”已经可以被确定为是当时可能遍布中国南方,后世活跃在安南百越的那些“五不像”了,国宝什么的大可以继续安心吃竹子去了;只是我们同样不难看出,这所谓的貘似乎只有祛邪除病之功效,让它兼职食梦似乎是有些“强貘所难”了。

更何况如此兼职,伯奇鸟也会不高兴的吧。

相传,伯奇鸟乃为伯奇所化,本是“兮伯吉父”尹吉甫之长子,但被后母设计陷害,终被父亲逐出家门。此后伯奇行于荒野,死于饥寒,但一灵不昧,化作鸟形,终日悲歌,竟也间接救下差点被后母杀害的父亲,也因此跻身了朝廷祭礼“大傩”十二神兽的行列,正式成为了守护梦境的食梦伯奇。

这样看来,答案似乎就很明确了:大唐盛世,中日交流相当频繁,保不齐有些遣唐使对貘皮貘屏貘制寝具很有兴趣,便有样学样地搞起各种“貘枕(大致分两种,一种绘有貘的形象,另一种被做成了貘的样子)”,成功将这神奇的守护者请回日本。

只是在此过程中,学艺不精也好,文化误会也罢,这些遣唐使不知为何将伯奇鸟和似乎确实和睡眠很有关系的“貘”相混淆了,之后更是决定就把它们合二为一算了,于是作为日本妖怪(也有很多人认为应该是灵兽)的食梦貘便就此诞生了;而若干年后,Game Freak也正是受到了食梦貘的启发,这才决定在初代宝可梦中设计个可爱而又猥琐的催眠貘,在设定上赋予它预知和吞噬梦境的神奇技能,并将此设定顺理成章地延续到了这之后宝可梦系列的几乎每一部作品里的……吧?

没错,事实完全不是这个样子的。

或者更应该说不完全是这样的,毕竟从“食梦貘”到“催眠貘”的“演化”是无可争议的,只是要找到关于“食梦貘”的确切文字记载,我们恐怕得一直等到二十世纪初,等到小泉八云完成他著名的《骨董》和《怪谈》。正是在这里相对不那么恐怖的一个故事里,这个醉心于日本文化的爱尔兰人似乎也产生了某种美妙的幻觉,他在恍惚间请求来访的“食梦貘”吃掉他的噩梦,却被其告知他刚刚经历的噩梦实际上代表着某种超脱,应该算好事一桩。

于是就这样,似乎是带着爱尔兰人天性中的浪漫。小泉八云的解读里,“食梦貘”似乎少了几分“八百万天神”应有的庄严气质,多了些爱尔兰小妖精的亲民和洒脱,确实更有利于“食梦貘”形象的传播与推广,但和《和汉三才图会》与《将星录》这样更权威的日本典籍的记录完全不符——后者可是相当明确地记载了貘皮驱邪,甚至可以退散恶灵,但对梦境啥的可是只字未提。

但这又有啥意义呢?待到《怪谈》已成,大家不仅几乎一夜之间便把“食梦貘”接纳到了天神的行列里。还“添油加醋”地为其增添了诸如“纯洁山谷”之列的辅助设定,以不输给小泉八云的笔触描绘着“食梦貘”们趁夜色朦胧来人间播撒美梦的全过程,甚至逐渐将其完美融入到了主流文化的语境表达里,带着点小迷信地认为说出“(把这个梦)给貘吧”就不会再被同样的噩梦纠缠,并习惯性地用“貘还来不及吃掉我们的梦”来指代辗转反侧,今夜无眠。

而到了《精灵宝可梦》的故事里,催眠貘它……嗯,在《收复传说!?寻找水之守护神水君!!》中作为“工具貘”帮助小豪战胜了比较棘手的毒属性宝可梦;在《消失的宝可梦之谜》里作为种族战力天花板给大家留下了些印象,除外好像真就没戏份可言了……

不过不要紧!等到了26级,这个长鼻子的小可爱就会进化成引梦貘人!一个还是没啥戏份的黄皮秃头大叔,完美继承了催眠貘似有似无的猥琐表情,又充斥着大众对催眠师的刻板印象,让我不禁想起几个著名的古典精神分析学派的催眠大师们总是“利用职务之便”和自己的女病人发生些不清不楚的关系,还有关于“虚假记忆综合征”的荒诞戏码……

但是!但至少在设定上,你瞧。引梦貘人的技能很是强力,历代游戏催眠大法一招制敌,无往不利(理论上),要是能用这家伙在《宝可梦大集结》里完美控场,甚至大杀四方究竟该是何其华美的一番景象,想想看还真是叫人期待呢~

-END-

关注“碎碎念工坊”,传播游戏文化,让游戏不止是游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 Post